讲一个黄河里捞上来的孩子,人们都说:他是被遗弃的转世灵童!

今天我们讲一个尕佛爷的故事,故事之前我们还是先讲一讲“转世灵童”。什么是“转世灵童”?这个有点玄幻,简单讲就是宗教中的某个老领导圆寂后,他就会化身转世到一个小孩的身上,这个小孩就叫做灵童,由他继续行使宗教的领导权力,

今天我们讲一个尕佛爷的故事,故事之前我们还是先讲一讲“转世灵童”。什么是“转世灵童”?这个有点玄幻,简单讲就是宗教中的某个老领导圆寂后,他就会化身转世到一个小孩的身上,这个小孩就叫做灵童,由他继续行使宗教的领导权力,很有意思!

那么究竟有没有转世灵童?

我问过很多人,有人说这种事啊!其实就是自己忽悠自己,大家说他是,他就是了,反正也没人敢反驳。

也有人说,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,而且还是以一种极其神秘,并且很难解释的形式存在,我有一个朋友,是甘肃岷县人,他就给我讲过一个转世灵童的真实故事。

他说,在他们老家,有一个叫吉祥寺的寺院,那是一座有着七百多年历史的萨迦派古寺,距今为止,光是有文献记载的活佛住持,都已经传到了五世。

他告诉我,寺院里每代活佛的转世,都充满着神秘而又传奇的色彩,其中以第四代灵童最为神秘!

当时第三代活佛圆寂的时候,他就告诉众弟子,说自己会转世到四川南坪一家姓马的人家,可当弟子们赶到南坪时,发现这那家人居然有两个男孩,而且还是双胞胎。

弟子们有点不明白了,只好将他们都带回寺院,进行下一步筛选。

他们将老活佛的禅衣放进大殿的暗阁里,这个暗阁很隐蔽,是专门供历代活佛住持闭关用的。然后他们将两位准活佛分开,让他们轮流寻找。

先是哥哥寻找,他绕着大殿里里外外转了好几圈,左翻翻右看看,整整一个早上,一无所获,大家都纷纷摇头,最后只好放弃。

接下来是弟弟,只见他不假思索,径直走向大殿中央,弯下身子,在神像的下方扳动了一个扳机,然后神像就缓缓动了起来,让出了一条缝隙,他侧身进了缝隙,没一会便手捧着禅衣,四平八稳地走了出来。

众弟子见状,连连作揖,说道:没错,就是他了!

当然,关于灵童确认的方法还有很多,藏传佛教有一个叫金瓶挚签的方法。

这个方法很有意思,不过它主要是用在那些地位比较高的大活佛身上,因为对于这些灵童的选择,都会涉及到不同的利益群体,所以都是慎之又慎。

方法大致是这样的:活佛圆寂时,都会指出自己转世的方向,然后由寺院高僧前往寻访,不过为了不被选错,一般高僧都会带回来好几个灵童。

然后他们将这些灵童的名字,以及生辰八字分别写在象牙签上,放进一个特制的金瓶里,紧接着由高僧像求签一样晃动金瓶,抽得那哪个签,那个签上的灵童就会被确认为是转世灵童。

这个方法听着听着很草率,但反过来想想,这样做至少保证了公平,规避了一些利益团体的暗箱操作。另外,如果真的佛光普照,那灵童也是没跑的!

那么有没有被遗漏,或者被选错的灵童?

这个不好说,不过我之前听过一个故事,故事里有一个半颠半疯的人,有人说,他就是被遗弃的灵童。

这个故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,那时候我刚从银行辞职,为了维持生计,我去了一个朋友的公司帮忙。

有一天朋友突然让我去机场接一位客户,而且再三叮嘱我,说这位客户很重要,一定要照顾好他,于是我就开着自己的车去了。

到了机场,很快就接到了客户,他是一个矮胖子,很油腻的那种,脖子和手腕上都挂着念珠,毫无遮拦,很夸张。这个人很健谈,一路上我们从业务聊到旅游,又聊到宗教信仰,聊着聊着,他突然指着我的方向盘下面,问我:你这个红绸子是在尕佛爷那里求的吧?我低头看了看拴在方向盘下方的红绸子,摇摇头说道:不是,这是家人求的。这里解释一下,我当时刚买了新车的时候,姥姥就去了村里的寺院,给我求了一个平安符,回家后把它用红绸子抱包起来,拴在了方向盘下面,说是可以保平安。其实,在我看来,像这种神符之类的东西,作用真不大,我之所以一直拴着它,只是想让姥姥每次都能看见,好让老人安心,老人家嘛,就是认死理,解释不通。他又问我:你知道尕佛爷吗?我摇摇头。他有些惊讶,说道:你们本地人居然不知道尕佛爷,很出名的!我就给他解释,说我不是本地人,只是在这里工作,老家是陕西的。他点点头,说道:难怪!

我对他说的尕佛爷来了兴趣,就问他:你说的尕佛爷是怎么回事?他打起精神,手握着扶手,将身子往直坐了坐,给我讲了下面这个神秘的故事。他说,三五年的时候,这里的黄河发过一次大水,当时黄河水犹如万马奔腾,一泻而下,河水翻过了堤坝,淹进了村子,淹没了大片庄稼,淹死了很多家禽。不过那次大水说来也古怪,本来黄河早都过了汛期,按理说接下来几年应该都是旱年,可突然发这样的大水,让人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。村里有一对姓赵的中年夫妻,是专门靠捞柴为生的,捞柴是老黄河上一个很古老的行当,他们常年驾着小船,游荡在黄河上,以打捞黄河上游漂下来的树木为生。黄河古道蜿蜒曲折,经常会穿过一些百年林场,很多名贵的树木经过河水冲击,就会随着河水漂下来,捞柴人就将这些树木捞起来,晾干后拿到集市上卖钱。不过那年头,这可不是什么好营生,因为连续的旱年,河水几乎都没没过河沿,一年到头根本见不着几根值钱的木材,所以他们的日子都过得很清贫。那次大水对于他们来说,是捞柴的绝佳时机,于是两口子就日夜守在河边,生怕错失什么名贵的木材。有一天,夫妻二人正在河面上忙活,突然不知道从哪传来一阵小孩咯咯的笑声,那笑声很清脆,也很清晰,就像是在他们周围。夫妻二人赶忙寻找,他们顺着声音的方向一路向上游寻去,最后在河边一颗歪脖子柳树下,发现了一个缸粗的簸箕,簸箕刚好被柳树伸进河面的根须卡在了里面。他们走近一看,簸箕里居然坐着一个小男孩,小男孩大头大脑,脸红扑扑的,见有人看他,就停止了笑声,睁大眼睛,朝着他们眨巴眨巴看。夫妻二人四下看了看,四周除了哗哗的流水声,没有其他动静,于是就将小男孩打捞上来,带回来了家。因为小男孩是他们从水里捞回来的,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更不知道他的父母姓甚名谁,于是就给他取名叫水生,将他视为己出,百般疼爱。可他们渐渐发现,自从把这个孩子带回来之后,他就从来没有哭过,甚至连伤心难过的模样,也都没有过,每天只会咯咯的笑。他们请来了村里的郎中,郎中看完之后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最后只好开了一些调理类的药物。

转眼间,水生长到了五岁,开始和村里的其他小孩一起玩耍了,可谁也没想到,他这一玩耍,就再也没停下过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从孩子群里小跟班变成了孩子头,那些和他同龄的小孩长大后,就不再和他一起玩了,他就去找那些比他小的孩子,整天带着一群小屁孩,满村子乱跑。这时候,村子里就有了闲言碎语,说他是不是傻子,脑子有问题,可不管别人怎么说,赵家夫妻都觉得,水生是没有问题的,只是玩性大而已,慢慢就会好的。一直到他二十五岁那年,赵家夫妻也老了,可他依旧是那样,整天带着一群比自己低矮半个身子的小孩,东窜窜西跑跑,甚至开始夜不归宿,好多次都被赵家夫妻从后山上里找回来。那一年的夏天,他再一次消失,不久后赵家的老头死了,据说是夜里进山找水生,滚下山崖摔死了,一直到老头出殡,大家都没见着水生的影子。于是人们都开始替赵家老头鸣不平,说水生就是一个扫把精,当初就不该救他回来,让河水冲走算了。半个月后,水生回来了,他得知自己父亲去世的消息后,并没有回家,甚至没有任何表情,而是又去找村里的小孩。无论他走到哪,都会遭到人们的嫌弃,大家都指着他,骂他不孝,没有良心。他带着小孩们,大街小巷跑,边跑还边唱:天上一惊雷,地上水涨潮,河里的鱼儿上岸游!这一唱,就是三个月,活生生将这句话唱成当地的童谣,当时的人们都觉得,这只是一个傻子说的胡话,并没有太在意。直到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天空中突然惊雷四起,照亮了整个夜空,霎那间骤雨突降,当天晚上,黄河再一次发了大水,大水冲垮了坝堤,淹没了整个村子,冲走了很多人。这时人们才回想起之前的那段童谣,于是就开始日四处寻找水生,可他再一次消失了。后来有人在后山发现了他,他在后山的山腰上挖了一个简易的山洞,常年居住在里面,从不出洞口。没多久,赵老太太也去世了,可他依旧没有下山。再后来,村里来了一帮人,说是西藏来的,是来找水生的,村里人就将他们带去了后山,他们进了山洞,在山洞里待了两天,然后就急匆匆离开了。从那以后,总有人会去后山找水生,有时候是一两个人,有时候是一群人,不过他们个个都是西装革履的,从行为举止上一看就不是一般人。正当村里人纳闷时,村里有一位老人就说:水生可能是转世灵童。因为他之前听那些藏族人谈话,他们称水生为小活佛,说无论如何也要接他回去。可水生从小就在村里长大,大家除了对他的出生一无所有,别的事情都了如指掌,这样看来,他只能是转世灵童。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,人们都纷纷去了后山,跪在洞口,有忏悔的,说自己当初不该说骂他,也有求他赐福,保平安的。令大家意外的是,这一次,他竟然从山洞里走了出来,更让大家吃惊的是,眼前的水生竟如此端庄,和之前那个满街跑的傻孩子判若两人。他来到人群里,挨个将村民们扶了起来,然后双手合实,深深作了一个揖,念到:阿弥陀佛!随后转身又进了山洞。后来,村里人只要有个大病小灾,都会上山找他,据说还很灵验,再后来,他的名气就越来越大,很多外地人都会千里迢迢,专程来拜访他。因为当地以汉族居多,对于活佛这个称呼并不推崇,所以大家都叫他尕佛爷,至于为什么要加一个尕字,一来当时他的年纪并不大,二来当地人把小偷也叫佛爷。我问他:他既然是转世灵童,为什么会漂在河里?他说道:这个我也不知道,据我推测,他可能是被遗弃的。他说,转世灵童的确定是很复杂的,并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,哪怕是真正的灵童,如果各方利益达不到平衡,可能从开始就会被雪藏。我就感慨:如果真的灵童在山里,那么他们供奉了很多年的岂不是赝品!我又问他:那些藏族人对他做了什么?为什么他会有如此大的变化?他摇头,说道:这个不好说,不过他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变化,应该是被册封了。他接着说:这个册封就像是练武,虽说之前你内力深厚,但都是懵懵懂懂,无法释放的,可突然有一天,你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于是你就无敌了,开始光芒四射了!我点点头。讲到这里,他说等这次业务忙完后,一定要让我陪他去拜拜尕佛爷,我答应了他。可后来,因为临时有事我去了外地,也就爽约了。这些年,我一直都惦记着能去看一看,但总是阴差阳错,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,不过,听说他的那个山洞,早已经被信徒们翻修的金碧辉煌,很漂亮了。好了,今天的故事就先到这里了!我是老诡,一个专门讲故事的人,感谢大家支持!独乐乐不如众乐乐:喜欢就点击右下角“在看”或分享给朋友吧,别忘了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!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